回到首页
□ 站 内 搜 索 □
請輸入查詢的關鍵字:


標題查詢 内容查詢

一言九鼎     
三地風采     
四面楚歌     
五洲學興     
六庫全書     
七七鵲橋     
八方傳媒     
九命怪貓     
十萬貨急     

 
你在寻找一个有爱心的教会吗/人类是天使还是更像魔鬼?
發佈時間: 9/2/2022 10:56:03 AM 被閲覽數: 267 次 來源: 邦泰
文字 〖 自動滾屏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收件箱 :  bangtai.us@gmail.com


 


你在寻找一个“有爱心”的教会吗?
送交者: 生命季刊 2022年08月26日02:47:56 于 [彩虹之约]

   


 

Communion-Within-The-Church-Human-Church-Building-35509045-Large-group-of-people-in-the-form-of-the-church-Flashmob-isolated-white-background-Stock-Photo.jpg

 

 

你在寻找一个“有爱心”的教会吗?

 

文 |陈约翰

生命季刊专稿

 

音频为雨巷弟兄朗读:

 



 

在基督徒群体中,“爱”这个话题,特别容易引起争论和误解。

 

有些人强调基督徒之间的爱,强调基督徒对世界、对社会的爱,认为这是基督教的唯一特质;也有些人极力反对之,认为在神的属性中,还有公义、圣洁、荣耀等等,不能把神的慈爱属性凌驾于其他属性之上;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事实上,我很能理解基督徒群体中对爱这个话题的普遍关注。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按照社会达尔文主义构建起来的社会里,从小到大,我们所见所闻,多是弱肉强食、成王败寇的文化与事件。我们很少看到爱的美德,即或在家庭、单位、社会上,得到一些关爱,也多是因着自身优异的表现或出色的成绩。

 

在这种文化背景下成长起来的人,一接触到圣经中有关爱的教导、爱的真理,就会产生一种盼望:希望在教会中得到在社会上稀缺的爱。于是,有不少人,“满怀希望”地来到教会。

 

不过,一段时间之后,一些不合宜、与圣经教导相悖的情况就开始发生:有些人开始以自己得到肉体关爱的多少,来评价教会的属灵状况,更有甚者,开始在教会间频繁“跳槽”,理直气壮地到处寻找“有爱”的教会了。

 

greeting church.jpg

 

本人当然不否认牧者应该关心会众的日常生活所需。但是,说实在的,当看到教会里面的部分弟兄姊妹,热衷于迎来送往、彼此宴请、世俗相交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有一种感受,仿佛看到了这样一幅场景:一个珠宝匠,辛辛苦苦地制作了一件精美的珠宝,拿到街市上去卖。结果那个买珠宝的人说,这样吧,珠宝我就不要了,你这盒子做得不错,你把盒子卖给我吧。

 

那么,出现以上情况的原因到底在哪里呢?为什么一谈到委身教会,大家就对彼此相爱这个话题如此关注,而很少关注神的道在教会里是否被高举呢?下面,我谈谈个人浅见。

 

按照我们天然的本性,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对爱的理解与实施,都以自我感受为中心的人本主义的爱,这种爱的特点是以自我为中心。

 

在与他人的交往中,自我中心的人,总是在不断要求别人满足自己肉体或情感的各种需要。他们把爱理解为满足式的爱,认定自己的需求都是合理的、正当的,别人就应该来满足自己。当然,他们的心永远不会得到满足,因为他们的欲望无穷无尽。他们无视神对自己灵魂拯救的大爱,沉溺在自爱自怜之中。

 

在与神的相交中,自我中心的人把神也当成满足他们欲望的手段。当他们肉体的需要得到满足时,他们就说神爱他;当他们肉体的需要没有得到满足时,他们就说神不爱他。

 

对他们而言,救恩似乎是可以暂时搁置一旁的东西。他们会说:“神啊,救恩真的很好。但是,那是我死了之后才需要的东西;我现在需要的是钱财、房子、车子、健康;我需要的,是丈夫、是别人对我的关爱。主啊,求你帮助我。”

 

针对这种人,希伯来书的作者怎么说呢?他说:我们若忽略这么大的救恩,怎能逃罪呢?这救恩起先是主亲自讲的,后来是听见的人给我们证实的(来2:3)。

 

另外,在教会中,我们还要小心一些特别喜欢关注别人肉体需要的人,他们以交接、探访为乐,却不把爱的源头连到基督那里,以致于自以为义,把自己当成了别人的救主,却看不到自己之所以有一点帮助别人的能力,是来自于神的恩典。因此,他们自高自大、批评论断,但内心毫无平安,总在盼望别人对自己的回报——要么对方投桃报李,要么对方感恩戴德,对自己俯首帖耳。

 

所以,在教会里,总有人在抱怨神的家里没有爱:要么说自己没有得到爱,要么说自己付出爱了,别人没有回应。

 

我们要知道,以自我为中心的人,没有基督,也不要基督,其中所充满的,都不过是人的热心与感受。事实上,在不信主的世人之间,在许多世俗的群体里,也有这种爱。而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加6:8A)。

 

下面,我们来看看圣经所启示的爱——来自神的圣爱。

 

救恩是圣爱最直接、最原则性的体现。因我们还软弱的时候,基督就按所定的日期为罪人死。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5:6-8)使徒保罗说,“在此”——就是在耶稣基督拯救我们脱离永远的审判这件事情上——就向我们显明了。

 

事实上,相对于救恩而言,属世的平安与幸福并不是特别要紧。物质的赐福、身体的强健、儿女的成功,这些虽然也是神的恩典,但与永生相比,可以这样说,一个是泰山,一个是鸿毛。我们既已得着泰山,为何还要那么在意鸿毛呢?说极端一点,如果你有两个儿子,一个是家财万贯,富可敌国,能影响世界,却不认识福音的企业家;而另外一个,只能给人送送外卖、摆摆地摊,却悔改信主,愿意在神的教会里尽忠。请问,你更担心哪个儿子呢?哪一个儿子使你更放心呢?

 

当然,我们不是要说,关心会友实际生活的需要就是错误的,不应该的。而是说这种关注,必须是以救赎之爱为核心和根本扩展而来的,是要从基督之爱这个源头而来;而不能从人本主义的“爱”而来,那种出自人的爱,也是不能持久的。

 

就特征而言,圣爱是接纳之爱。它的前提是,被爱之人的所做所行并不正确,但是,爱他的人,不予计较,依然接纳他,爱他。

 

圣爱又是一种圣约之爱。神爱我们的目的,是要带领我们进入一种圣约关系,这是以圣道为中心的爱。这种爱,无论是在夫妻关系中,是在子女教育中,还是在教会里面,都表现为把对方带进一种圣约关系中。

 

圣爱在本质上是指向永恒的。“至于我,我必在义中见你的面;我醒了的时候,得见你的形象,就心满意足了。”(诗17:15)不过,神既然把救恩都赐给我们了,我们在地上生活所需的一切,祂也会看顾、保守。“你们要先求祂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太6:33)

 

信主之后,我们不是没有患难,没有挫折了。而是在这样的患难和挫折中,我们仍有平安。因为我们确信神爱我们,我们也安息在这样的爱里。这才是神启示圣爱的指向。

 

当我们默想神的慈爱,默想基督为了爱我们,离开天上的宝座,降生在卑微的马槽,在人世间受尽苦难,最后被羞辱地钉在十字架上;当我们默想父神为了救我们,竟然舍弃了自己独生爱子的生命;我们心里就不得不萌发出对神的热爱,我们愿意为着神的爱,愿意为着爱神,承受各样的苦难、藐视、羞辱;愿意在各样的艰难、困苦中,效法基督,在教会里实行彼此相爱;并在逼迫中砥砺前行。

 

在教会中,牧者的使命就是自己要先明白和感受到这份圣爱,然后带领众肢体一起进入这种圣爱。弟兄姊妹之间的彼此相爱,不只是让我们每人都献出一点爱,让教会的爱越来越多;更多指的是让我们一起进入神那丰盛、奇妙和测不透的爱里,越来越多地分享从神而来的爱。

 

people_are_the_church.20682523.png

 

 

牧者的任务是告诉会众,哪里可以得到和享受这样的圣爱;然后,让他们像我们一样能安息在神的爱中,不再在世界上寻找肯定与价值,不再抱怨环境,而是顺服在各样的环境与试炼之下,在爱中得以自由。

 

我们还要告诉会众:神的圣爱需要我们以圣洁的行为来回应。神既用祂儿子的血接纳了我们,自然也要求我们悔改,进入祂的圣约。因此我们要认真遵行神的律法,过一个成圣的生活。

 

在信息的宣讲中,我们要多以基督为中心,宣讲神的救赎之爱,因为在救赎之爱中神的圣爱体现得最为彻底和完全;同时,还要以救赎之爱为根基,用各样的方法、技巧、事例来传讲神的圣爱,因为这圣爱是如此地能安慰人、造就人、激励人和带领人!

 

若我们只知关心会众肉体的需要,会众们找到的顶多是个社区爱心人士。亲爱的同工同道啊,神呼召我们传道人出来,是要专心以祈祷、传道为事(徒6:4)。即或教会要选立管理饭食的执事,也当是被圣灵充满、智慧充足的人(徒6:3)。目的都是为了使神的道兴旺起来(徒6:7A),而不是只让会众肉体的需要得到满足。

 

教会中,弟兄姊妹之间的彼此相爱,亦是如此。大家的关注点,应该是多是对方属灵生命的成长;团契相交,应多多谈论神的话语;在对病患的探访时,也应多以圣爱来予以安慰。

 

以上,才是教会内弟兄姊妹的彼此相爱。如此行的教会,方是一个符合圣经的彼此相爱的教会。

 

下面,我们来看一段经文:

 

7亲爱的弟兄啊,我们应当彼此相爱,因为爱是从神来的。凡有爱心的,都是由神而生,并且认识神。8没有爱心的,就不认识神,因为神就是爱。9神差独生子到世间来,使我们借着祂得生,神爱我们的心在此就显明了。10不是我们爱神,乃是神爱我们,差祂的儿子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这就是爱了。11亲爱的弟兄啊,神既是这样爱我们,我们也当彼此相爱。12从来没有人见过神。我们若彼此相爱,神就住在我们里面,爱祂的心在我们里面得以完全了。(约一4:7-12)

 

若对这段经文进行文法结构分析,我们就会发现,第七节经文和第十一、十二节经文是对应的,而这段经文的核心经节是第九、十节。就是在神拯救我们这件事上。神差祂的儿子为我们做了挽回祭,这就是爱了。

 

神就是爱,只有当我们进入这圣爱,我们才能领略和感受到这圣爱,才能学习到这种爱。这圣爱,在人的老我本性里是绝不会有的!所以,约翰说,这爱是从神来的。有这种爱心的,是由神生的。不认识神,没有进入过这种圣爱的人,是不可能有圣爱之心的。

 

有人说,我们只有先关注别人肉体的需要,才会有机会去关心别人属灵的需要啊。这话,我知道,也赞同。只是,我要提醒大家,我们一定要确定好自己的使命,不要在关注人的物质需要与救人灵魂得永生之间,迷失了事工的方向。教会历史告诉我们,迷失的事,不仅可能,而且常有。

 

唯愿教会在彼此相爱这件事上,少一些买椟还珠的事,更多地让人认识到圣经中所启示的圣爱,使众人委身教会,一起在神的真道上长进,得以认识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彼此切实相爱。阿们!

 

 

陈约翰  中国大陆传道人


1            


wenxuecit


人类是天使还是更像魔鬼?

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能够思想。
            
    

读书札记:人类的善良

鲁格·布雷格曼(Rutger Bregman)《人类的善意》的基本论点是人类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坏。人性的善恶之辩是自有文字以来的一个永恒的主题,这方面的书籍和文章汗牛充栋。本书优点是科学和事实的论证,用生物学和心理学来回答人性为什么善良和为什么变坏。
                
古斯塔夫·勒庞的《乌合之众》支持性恶论。他说当危机突然发生时,人性就会在文明的阶梯上倒退好几步。恐慌和暴力喷薄而出,人类的本性将暴露无遗。人类天生自私、好斗,很容易惊慌失措。这种说法又叫“饰面理论”(veneer theory)。即人类文明只不过是一层薄薄的“饰面”,受到一丁点儿的冲击就会被撕裂。但是很多事实却相反:当灾难来临时,人性中最美好的一面会被激发。

二战时持续9个月的“伦敦大轰炸”,德国在伦敦投下8万枚炸弹,100万栋建筑被摧毁,4万英国平民死亡。希特勒甚至英国政府都预期英国人会陷于恐慌之中。英国政府特意为危机准备了战时精神科病房。但实际上危机使人性中最美好的一面展现了出来。精神病房空空如也。英国民众的心理健康还得到了改善。酗酒现象减少了,自杀人数比和平时期还要少。战后,许多英国人甚至怀念起了“伦敦大轰炸”期间的日子,那时人们互帮互助。

二战后期英国也对德国城市进行了轰炸,想摧毁德国的士气。但是并未达到预期效果,空袭似乎还促进了德国的经济,延长了战争周期。经济学家发现,德国坦克的产量提升了9倍,喷气式战斗机的产量更是提升了14倍。21个被摧毁的城镇中,生产增长的速度比14个没有被炸毁的城市更快。

2005年8月,卡崔娜飓风横扫新奥尔良。大堤溃坝,80%的房屋被淹, 1836人丧生。新闻报道新奥尔良各地发生强奸、抢劫和枪击事件。新奥尔良市警察局长声称,这座城市陷入了无政府状态。后来证实所谓的枪声是油箱的爆鸣声。很多死亡事件都与暴力无关。警察局长后来承认,他找不到任何关于强奸或谋杀的官方报告。抢劫商店的确实发生过,但那都是一些团体为了维持成员的生存而干的,有些是与警察合作进行的。许多人从外州赶来救援,四处采购食物、衣服和药品,分发给需要的人。实际情况与媒体灌输的信息完全相反。

1964年3月27日。《纽约时报》头版头条的新闻标题是:“38个人目击了凶杀案,却无一人报警。”文章这样开头:“在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里,皇后区的38位可敬、守法的市民,目睹了一名杀手在邱园三度袭击,用刀刺死了一名女子。”报道称,凯瑟琳本来是可以活下来的,只要有人打个电话就可以了。 尽管凯瑟琳的呼救声吵醒了所有的邻居,但她最终还是死了。

应该说正是因为她惊醒了所有的邻居,她才会死。如果凯瑟琳是在一条无人的巷子里遭到的袭击,当时只有一个目击者,她也许还能活下来。旁观者效应指当一个旁观者知道有其他的旁观者时,就不会主动干预。有时是认为由别人来出手干预更有意义,有时是担心自己会做错事,害怕受到指责。有时只是从众心理。而当旁观者之间能够相互沟通(看见或听见)时,往往会出现相反的旁观者效应,多数人都会出手,联合救助。

媒体为了新闻效果,故意夸大了旁观者的冷漠。38个旁人其实是曾经被警察盘问过的证人,绝大多数都不是目击者。他们最多只是听到了一点什么,而有些人当时根本没有醒过来。只有两个人例外,其中一人生性古怪、孤独。另一个人是同性恋者,不想招惹警察。他不敢在自己的公寓里打电话报警,他从屋顶爬到了隔壁房间,叫醒了隔壁的索菲娅·法拉。索菲娅马上冲到了楼下。她看见凯瑟琳倒在血泊中,凶手已经不见了。凯瑟琳在她的怀抱里死去。媒体把这一切都隐瞒了。只有一名电台记者丹尼·米南不大相信旁观者的冷漠,他发现大多数目击者都认为他们那天晚上看到的是一个醉酒的女人。当米南问《纽约时报》的记者为什么不把这些信息写进文章里时,那个记者的回答是,“这样做会毁了整个故事”。几年后,当另一位记者发出批评声音时,他接到了《纽约时报》的罗森塔尔打来的电话。“你难道没有意识到这个故事已经成为今日美国的象征了吗?”这个编辑尖叫着吼道,“你难道不知道它已经成为社会学课程、书籍和文章永恒的主题了吗?!”

凯瑟琳死后5天,拉乌尔·克利里发现一个陌生人抱着一台电视机从邻居家里出来。那人自称是一个搬家工人。但拉乌尔起了疑心,给另一个邻居打电话求证后报警。小偷被逮后承认是杀死凯瑟琳的凶手。由于两名旁观者的及时干预,警察很快抓到了凶手,但是没有一家报纸报道这件事。

对人性的悲观看法是一种反安慰剂。如果我们认为大多数人都不值得信任,那我们就会相互防范,如此一来,就会导致大家相互伤害。很少有思想能够像我们对他人的看法那样强有力地塑造世界。因为最终,你会得到你预期得到的东西。

苏联科学家德米特里认为人类是被驯化后的类人猿。人类的演化是建立在“最友好者生存”的基础上的。人类的脸和身体一直在变得更加柔和、更加年轻,也更加女性化。我们的牙齿和颌骨的形态,变得更幼稚了。把人类的头与尼安德特人的头放到一起比较,这种差异甚至更加明显。我们的头骨更短、更圆,眉骨更低。人类之于尼安德特人,就像狗之于狼一样。尼安德特人的大脑更大,但是从集体上看,他们没有那么聪明。就个人而言,尼安德特人可能比智人更加聪明,但是智人生活在规模更大的群体中。如果说尼安德特人是一台超级快的电脑,那么智人就是一台老式的个人电脑——不过我们已经连上了网。虽然我们的计算速度比较慢,但是相互之间能够更好地相互联通。

人类是社会动物。我们天生就会学习,会结伴。脸红也是人类独有的表情。人类还拥有另一个奇怪的特征:我们的眼睛里存在眼白。这个独一无二的特征让我们的眼睛能够随他人的目光而转动。脸红和目光交流都是典型的社交行为。而尼安德特人的眉骨很高,不便于眼神交流和眉毛的微表情表达。语言的发展也是人类社会性的产物。

人性为什么变坏?是不平等和权力的出现。人类和倭黑猩猩都对不平等有天生的厌恶倾向。随着不平等的加剧,部落首领和国王们不得不着手将他们比臣民享有更多特权的原因合法化。国王们宣称他们的统治地位是神授的,或者干脆宣称他们自己就是神。权力感会干扰人们所谓的“镜像”行为。镜像是一种心理过程,在同理心中起着关键作用。在日常生活中,可以说我们一直都在“照镜子”。别人笑,你也会笑;有人打哈欠,你可能也会跟着打哈欠。但是,有权势者表现出来的镜像行为要少得多,几乎就像是他们与自己的人类同胞没有什么联系一样。掌权者不仅比一般人更加冲动,更加以自我为中心,也更鲁莽、更傲慢、更粗鲁,也更有可能欺骗自己的配偶,对他人漠不关心,对别人的观点不感兴趣。

我们今天认为是“文明里程碑”式的那些东西,比如货币的发明、文字的发明或者法律制度的诞生,全都源于当时用于镇压民众的工具。就拿第一批硬币来说吧。人类之所以开始铸造货币,不是因为这样会使生活更便捷,而是因为统治者想要找到一种行之有效的征税方式。最早的书面文本并不是浪漫主义诗歌,而是长长的未偿债务清单。人类第一部法典是《汉谟拉比法典》,它充斥着对帮助奴隶逃跑的人必须严惩等内容。古代雅典被称为西方民主的摇篮,但是那里被奴役的人达到了总人口的约66.7%。像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这样伟大的思想家都认为,没有奴隶制,文明就不可能存在。对奴隶制的觉醒必须当文明达到相当程度。所以以现在的眼光批评前人容纳奴隶制度是苛求。

汉娜·阿伦特在《平庸之恶》中报道了一个纳粹帝国的平庸小人物艾希曼。他在审判中将自己的罪行推诿为对上级的服从。在第三帝国的官僚机构内部,上级下达的命令往往是含混不清的。所以希特勒的追随者不得不依靠自己的“创造力”去理解它。历史学家伊恩·克肖解释说,纳粹分子从来不会简单地服从他们的领袖,而是“朝着领袖指引的方向不断努力”,试图按照元首的精神行事。这激发了一种“我一定要胜人一筹”的文化,在这种文化氛围下,越来越激进的纳粹分子想出了无数越来越残忍的措施来博取希特勒的好感。所有的帮凶都是积极地作恶,没有什么消极的服从者。

本书在众多的对人性讨伐的著作中,显得有些另类。缺点是证据并不充分,难以服人。读毕,觉得人性并不简单,有时是天使,有时更像魔鬼。

 


上兩條同類新聞:
  • 深度文章:教会的帐棚下有什么当灭之物?
  • 他称普京大脑爱女被杀无辜,乌大使怒了